喻文州的手残

[汉克×康纳 / 警探组]当数据不再是你的主要思考方式时 #中

血书求开车!!!

瞎几把写:

Hank Anderson × Connor RK-800

一个康纳突破自我后发现自己喜欢汉克并一步一步攻陷对方的故事 / *OOC注意 / *用心良苦康纳酱,情窦初开老傲娇,(带上女朋友一起)疯狂搞事马库斯

写的有些赶,但进展却不知为何慢得一匹,哭了。整体风格也开始变得不正经起来,特别是小马哥变成了睿智担当,我对不起你。希望下一p能让这两人在一起并打上炮迎来happy end

前文:


6.
Hank不会承认,Connor仅仅花了几个月就成功打乱了他全部的生活节奏。

从日常的起居,食物、每日出行的服装搭配、家中的打扫与整理,到形形色色几乎所有的工作与案件,Connor出色的能力让他足以面对各种突发状况与Hank并不太多的需求。

Connor甚至差不多快让Hank戒酒了。说实话,酒这种东西一点都不适合这位中年警官——除了会对他本就不太好的肝脏加重负担之外,Hank不论是酒量还是酒品都很糟糕,喝几杯就醉,醉了不是大吵大闹就是昏睡不醒,出色如Connor都会觉得醉了的Hank有些难对付。

不过直接禁止Hank摄入一切酒精显然不是一个好的方法,固执的老年警官不但不会乖乖听话,还会附赠一个中指和一句“关你屁事”,然后继续毫无节制地喝他最喜欢的威士忌。不过好在Connor在两人相处的过程中总结出一套让Hank答应他不想干的事情的“谈判方法”,而且成功率接近85%。

比如就喝酒这件事而言,Connor先与Hank制定了一个并不严格的限制:一天两杯,但实际上Connor可不会让Hank真的喝到两杯酒——优秀的扫描功能不会放过家里一滴酒精,而即使Hank能在外面买到或得到酒,Connor也能用自己引以为傲的谈判能力让Hank主动放下杯子……好吧,这里的谈判能力指的是通过摆出央求或可怜的面部表情让Hank对摄入酒精抱有负罪感,这样或许有些卑鄙,但真的很管用,而且Connor那张脸仿佛天生就适合干这个。

当然适度的宽松也是有必要的。

Connor有时会默许Hank偷偷溜去Jimmy's Bar,毕竟对一个单身的中年男人而言,没有什么比去酒吧看球赛更好的消遣了,况且Hank真的很讨厌和Connor一起看任何体育比赛,仿生人除了不喝酒之外,还能精准的预测几乎每一场赛事,这很厉害,但同时也无聊透顶了。

虽然把醉得一塌糊涂的Hank塞进他的老爷车里再开回家总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Connor拿出两张绿色的纸币放在了吧台上,这儿的老板和常客几乎都认识这台仿生人了,在示意过正在擦玻璃杯的黑人酒保之后,Connor就用一边肩膀扛起Hank一扭一拐地挤出了酒吧不算宽阔的大门。

Connor是一台警用仿生人,确切来说,是一台能够用于现场勘测的警方谈判用仿生人。但他不知道为什么模控生命没给他更大的体型和马力,毕竟一台Traic或一台保洁型仿生人就能和他打的势均力敌甚至抽出他的生物元件,这太不合理了,而且现在,扛起喝醉的Hank几乎让他花上了全部的力气。

“底……底特律队万岁!!”喝醉的人毫无理智可言。

一边躲开Hank乱挥的手臂,一边还要保证不让Hank与坚硬的水泥地面来个亲密接触,Connor的指示灯都转成了黄色,两人在车外战斗了整整三分钟,仿生人才十分艰难地把醉汉塞进了车里。

坐上副驾驶座的Hank还在不停地絮絮叨叨:“这…这真是…我这辈子看过最好的比赛了……”

Connor想回应些什么,但Hank禁止他对底特律队的比赛进行任何分析,仿生人只是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见旁边的人没反应,酩酊大醉的Hank毫无预兆地用力拍了一下Connor的肩膀,大声说道:“你也该去感受一下体育竞技的魅力,没有人能拒绝底特律队!!”

如果仿生人不算人的话。Connor当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虽然并不是所有仿生人都对人类的运动比赛没有兴趣,但奈何Connor太优秀了——咳,这只是在陈述事实,毕竟能通过计算导出的比赛结果对他而言有什么意思呢。

Jimmy's Bar离Hank的家不过二十多分钟车程,Connor很快便将目标带回了他们共同的家。

“你想泡个澡吗Hank?还是先吃点东西?”

好吧…Connor一回头就看到Hank直直的倒在了自家柔软的沙发上,并开始呼呼大睡,当他没问。

打开房间里的暖气,Connor开始着手脱去Hank身上厚重的御寒衣物。肯塔基产的1983年威士忌,墨西哥卷饼味薯片碎渣,甜甜圈上的巧克力霜和糖霜……Connor精准的扫描功能将Hank今晚那些卡路里超标的食物暴露无遗,也决定了这件外套在穿了仅三天之后又要再次进入洗衣机。

好在用光精力陷入沉睡的Hank比刚醉的时候好处理多了,Connor很快就把除了贴身衣物之外的服饰都弄了下来。

Hank家的洗衣机并非最先进的那种,仍需要手动加入洗衣粉,而除此之外仿生人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比如收拾出门前留下的垃圾,装满相扑的食盆等等……然而屋里的暖气还没有达到最高功率,客厅的寒气让Hank在Connor的眼皮底下打了个冷颤,在目睹了对方可怜兮兮地缩起手脚之后,Connor决定在处理房子里的杂事之前,先去卧室取一条毯子来给躺在沙发上的Hank。

可醉酒的人力气似乎都特别大,趁着Connor俯身放下毯子的时候,Hank忽然伸手抓住了Connor的手腕,然后将毫无防备的仿生人迅速拉进了沙发。

黄灯一闪,Connor马上就明白发生了什么。因为室外的低温,他刚刚在车内时便调高了自己的体表温度,而在暖气尚未完全奏效的房间里,Hank作为人类的趋温暖性让他无意识地抓住了自己。

两人过近的距离竟让Connor产生了名为紧张的情绪。与平时睡觉时不同,拥挤狭小的沙发让Hank充满酒气的呼吸完全接触到了Connor的传感器,而对方索求温度的潜意识更是让两人得以保持了尽可能多的肌肤接触,Hank发挥自己的身高优势,将Connor整个人完全圈在怀里,并用膝盖顶进了仿生人的两腿之间,贪婪地感受仿生人那比人类更高的体温,他的手在Connor的后背不断摸索,甚至想通过衣服下摆的缝隙伸进去进行更进一步的触碰。

太阳穴的蓝灯不出意外地转黄闪烁,Connor的系统侦查到了危险性,在一瞬间便计算出了数种逃脱的方法,将Hank推开或是巧妙地绕出他的禁锢,都有不低于98%的成功率,但在短短一秒之后,黄色的LED灯便逐渐平静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代表冷静与正常的蓝色。

Connor最终选择放松,他除了进一步调高自己的体表温度好让Hank抱得更舒适之外,没有对这一突发状况采取任何措施。

半梦半醒的Hank显然对这个人形暖炉很满意,他收紧了手臂,而Connor则将自己完全交给了这个怀抱,仿生人这才发现自己对此大概已经期待已久了,虽然Hank的怀抱不够柔软,甚至算得上粗糙,可那些人造的感官元件却因为这个简单的动作得到了从未体验过的信息反馈——或者,人类称之为情绪,高兴、欢愉这些单词都不足以表达,最先进的RK-800在寻找形容词时第一次失败了,但他却不觉得有任何挫败感。

仿生人甚至生出了一个极为荒谬的想法:如果时间可以停在这一刻该多好。



Hank觉得自己这辈宿醉的次数大概有超过一千次了,但他从没有习惯过这种头晕恶心又想吐的感觉。

客厅的窗帘没有拉上,早晨明亮的冬日暖阳透过玻璃窗照进屋子里。今天是个难得一见的好天气,刺眼的阳光甚至让Hank有些睁不开眼,而当他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想遮挡亮光时却发现……Connor整个人都蜷缩在了自己的臂弯里。

仿生人闭着眼睛,而Hank的手尴尬的悬在了半空,他的视线则自然而然的落在了Connor的脸上。不得不承认,抛开最初的偏见,这台号称目前最先进的仿生人的长相的确经过了精心的设计。不同于那些成人用途的型号,Connor的风格并非属于性感或具有侵略性的那一种,但他却不知为何更容易让人放下防备,或许这也是他能成为谈判专家的原因之一,不然Hank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自己的底线,只因为Connor用一张无辜纯良的脸以及一对湿漉漉的巧克力色眼睛看着他。

而这一刻,似乎是睡着了的Connor双唇小幅度的张启,用脑袋靠在了Hank的肩膀上。轻浅的鼻息随之撒在老警官的肩头,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颤动,在脸上投出阴影……完美而不可侵犯,这是专属于Connor的科技之美,他就像一件精致易碎的艺术品一般静静地躺在了Hank的怀里,而要是没有太阳穴上闪着淡淡蓝光的LED显示灯,宿醉的警官都要以为这是个真正的人类了。

可是…仿生人会睡觉吗?至少他从来没见过。还是说Connor哪里出了什么故障?虽然Hank的潜意识里并不想打破这份宁静,但出于对自家仿生人的关心,他在犹豫了两秒后还是轻轻地拍了拍对方脸颊。

“嘿,Connor…?”Hank不知道自己展现出了对仿生人从未有过的小心翼翼。

很快的,蓝色的LED灯转了两圈,Connor应声睁开了眼睛,在环视了四周的环境后,他的目光落到了Hank脸上。

“早安,Hank。现在是早晨10:23,根据班表今天是你的轮休,你可以好好的享受这个休息日。”

Connor声音与往常无异,可Hank却因为两人现在的姿势而一时语塞。

Connor歪了歪头:“怎么了吗Hank?”

“咳……你这块塑料还挺重的。”Hank半晌才反应过来,“让开,你压得我喘不过气了。”

“…我很抱歉,”Connor在道歉的同时迅速地离开了Hank与沙发,“现在还算得上早午餐时间,有任何想吃的东西吗?”

还躺在沙发上的Hank对Connor抽身如此之快感到了些许惊讶(以及一点点连他本人都没有察觉到的失望),但中年警官很快就把这些不明不白的情绪抛诸脑后,作为一个宿醉刚醒的人,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些东西填进空虚的胃里:“我觉得我需要一些肉制品来补充体力,而不是那些绿油油的蔬菜叶子和调味料的混合物。”

“当然,你的身体需要这些蛋白质。”Connor回答。

在Hank怀里启动的感觉很好——当所有感官元件开始工作的瞬间,Hank的信息便朝各处涌来,图像、气味、声音,甚至是男人皮肤的触感与温度都让Connor眷恋不已,不用任何分析或解析,敏感的仿生人知道对他而言只有这里…只有Hank的身边才拥有唯一而绝对的安心感。

而当Hank提醒他离开时,仿生人意识到自己拥有了贪婪的欲望。想留在那个怀抱里,即使付出任何代价……系统中枢的程序又偏移了几毫米,Connor也随之向人类接近了一小步。



7.
“你该做点什么的Connor。”Markus皱着眉教训他。

Connor却无法理解Markus是什么意思,他只好复述了一遍对方的话:“做点什么…”

Markus解释:“接吻,或更进一步的行为,以表示你们之间的关系性。”

Connor思考了一下,平静地说:“我不认为Hank会允许我这样做。我们之间…仍然只是搭档的关系。”

“但你并不满足。”Markus说出了重点。

Connor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赞同Markus的说法。

Markus想了想,作为原型机,他各方面的机能虽然与Connor有所不同,但自然不会劣于他。可是在与人类相处并建立浪漫关系这个课题上他的经验却为零,他最熟悉的人类Carl显然也并不适用于Connor的例子……

但聪明的Markus之所以能成为仿生人领袖,是因为他总能在关键时刻灵光一闪。

“…我可能有办法。”Markus说。



Connor看着眼前漂亮性感的女仿生人,不禁对Markus的领导能力产生了一丝怀疑。

“你的办法,就是North…?”Connor问。

Markus却是一脸理所当然,Connor甚至还从他的表情里分析出了…一点点的骄傲?

“North在成为异常个体之前的工作内容就是与各种各样的人类接触。”

Connor看了看Markus又看了看North,他们在耶利哥有过几面之缘,但两人当时并未做更多交流,他对这位女仿生人的印象也仅停留在雷厉风行而已。

“不用分析我了,直接说你的问题吧Connor。”


仿生人们谈论一件复杂的事情可比人类要简单得多,他们需要做的仅仅是数据传输而已。

机体相触的淡淡光芒马上就让North明白了一切。


“没想到你对Anderson警官……”North显然有些惊讶,但对此却没有任何质疑。

Connor点了点头,说实在的,他不知道将这件事告诉这么多人是不是正确的选择。说不定这对情侣仿生人会将他的烦恼作为饭后谈资告诉Carl,而Carl与Kamski又是多年的好友……不到一岁的仿生人第一次感受到了人类名为尴尬的情感。

可惜North没有看出Connor这些小心思,她开始分析:“昨晚你们之间有好的进展,但还远远不够。”

好吧,暂时屏蔽这种名为尴尬的情绪,Connor分析了North话里的每一个字。

“长期饮酒会对Anderson警官的身体造成负担,但……”North的表情,Connor愿意将它形容为狡黠…或是居心不良,“你知道,酒精是一件很好的工具,尤其是当你的目标酒量不太好时候。”



“你能在他喝醉的时候躺进他的怀里,就能做些更高级的。”

评论

热度(1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