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手残

我计划了一场谋杀

花锦℃:

我计划了一场谋杀。


那时北半球的哈气才刚消散,


蛹还没破,


玫瑰还是骨朵。


余冬的最后一位旅客乘着列车南下,


带来一阵迟钝的瑟缩。


我遇见了一场梦境,


在蹁跹的四月阳光。


她指尖有色彩,


颈后有花香,


她瞳中有微缩的斑斓,


她有我一切的向往。


我爱她惯常的轻盈,


我爱她偶尔的尖锐。


我爱她精致的骨翼,


我爱她玲珑的眉須,


我爱她脆弱的脖颈。


我等待着一场谋杀,


直到玫瑰的鬓角染了风霜,


直到抽屉里的钢针都发了芽。


她在我看不见的角落徒劳挣扎。


蛛丝层层覆覆,


像初生的蛹。


我失去了一只蝴蝶,


在凛冽的秋冬之初。

评论

热度(33)

  1. 喻文州的手残花锦℃ 转载了此文字
  2. 杀敛花锦℃ 转载了此文字